当前位置:巍岭夏地网 > 国际 > 任泽平:贸易协议的初步达成是中美互相妥协的结果
任泽平:贸易协议的初步达成是中美互相妥协的结果
2019-10-16 23:50:57

当地时间2019年10月10日至11日,第13轮中美高层经贸谈判初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该协议可能在11月16日智利亚太经合组织峰会期间正式签署。中美两国在农业、知识产权保护、汇率、金融服务、扩大贸易合作、技术转让、争端解决等领域取得了实质性进展。中美贸易摩擦是逐渐缓和而不是结束的。即使签署了一些协议,也不意味着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一劳永逸地得到解决。事实上,自2018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的总体形势一直是走走停停、整体升级、领域逐步扩大的局面。从贸易摩擦到科技战争、金融战争、地缘政治战争、舆论战争等全方位的游戏。

据白宫官方网站报道,“第一阶段”协议的主要内容包括:1)在关税方面,特朗普已经暂停原定于10月15日对中国2500亿美元产品的关税增长,以维持25%的关税;12月15日,3000亿美元中的一部分(约1600亿美元,其余部分于9月1日生效)仍需谈判15%的关税。2)在农业方面,中国将购买约400-500亿美元的农产品,特别是猪肉和大豆。3)在金融服务和货币方面,中国扩大了包括银行在内的金融服务机构的开放,并就外汇市场的透明度和市场自由达成了协议。4)在知识产权方面,中国加强了对美国知识产权的保护。5)争议解决机制取得进展,但未向公众公布具体内容。此外,特朗普欢迎中国学生赴美,并支持中国企业在美国投资。然而,该协议并没有解决华为和其他受制裁企业及政府机构的问题。25%和15%的关税尚未完全取消。“汇率操纵国”仍需由美国财政部在10月中旬至下旬进行正式评估和确定。它只涉及技术转让的一部分,这仍然需要后期谈判。因此,中美经贸谈判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第一阶段”贸易协定的初步缔结是中美双方相互妥协的结果,双方都愿意在当前形势下达成这一协定。在美国,特朗普受到四个主要因素的制约:经济衰退、弹劾压力、传统选区支持率下降以及美国和欧洲之间贸易摩擦升级。为了改善美国经济及其成就,迫切需要缓和美中之间的贸易摩擦。1)美国经济正在衰退,中美贸易摩擦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进一步显现。出口仍然疲软,投资疲软。9月,美国制造业pmi指数达到47.8%,为2009年6月以来的最低水平。2)特朗普面临民主党的弹劾压力。最新民调显示,52%的美国人支持众议院弹劾特朗普,比9月底上升了3个百分点。3)农民和高新技术企业遭受损失。特朗普在包括锈病州在内的传统票位的支持率已经下降,目前低于拜登、沃伦和桑德斯。农业和能源部门反对特朗普因出口大幅下降而提高关税。科技和金融部门受益于全球化,希望中国扩大金融开放,但反对关税结算和由此造成的资本市场动荡。4)美国和欧洲之间的贸易摩擦升级。世贸组织裁定美国赢得了欧盟对空客的补贴。美国对欧盟大型民用飞机和农产品分别征收10%和25%的关税,引发欧盟对美国补贴波音公司的报复。在中国方面,中美经贸摩擦对中国的影响显而易见,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目前,中国主要经济数据下降,三驾马车疲软:房地产投资继续放缓,基础设施和制造业投资继续低迷;低消耗;出口急剧下降;财政收入增速大幅下降,11个省市财政收入出现负增长。工业企业利润负增长。同时,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是中国应该吸取的教训。

然而,我们必须始终清楚地认识到,贸易协定不是美国的卡或需求。美方正试图通过贸易战获取关税利益,让制造业回归美国,通过科技战遏制中国的创新活力,通过金融战获取更多攻击中国经济的手段,通过地缘战争扰乱中国及其周边地区和平稳定的发展环境,通过舆论战混淆是非,欺骗世界人民。最根本、最根本的是遏制中国的崛起,维护美国霸权。这是卡片。具体来说,在经济和贸易领域,美国对中国的关税规模正在扩大,税率也在提高。美国-加拿大-墨西哥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建立了针对中国的“毒丸条款”。在金融领域,美国对中国银行展开调查,强行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最近,有计划阻止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禁止美国养老基金在中国市场投资,并将人民币汇率纳入谈判协议。在科技领域,美国禁止销售并压制华为、海康、大华等高科技企业,表明其遏制中国高科技的意图。在地缘政治领域,美国对中国发动了三级镇压:干涉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事务,挑战主权和领土完整;对中国相对友好的国家的制裁间接挑战了中国的海外经济和政治利益。削弱和污名化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最近,美国将新疆公安机关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在国际组织和规则领域,美国不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及其发展中国家的地位。它单方面向世贸组织施压,要求其修改国际规则,甚至在其真正利益受到侵犯时打破自己的体系。在国际舆论领域,美国基本上控制传统媒体和新兴社交媒体的舆论,并联合盟友诋毁中国的国际形象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中美产业分工从互补向竞争的转变,以及中美在价值观、意识形态和国家治理方面日益突出的差异,美国政界对中国的看法发生了重大变化,鹰派言论不断增多。一些美国人认为,中国是一个政治独裁主义、经济国家资本主义、贸易重商主义和国际关系新扩张主义的国家,这是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的全方位挑战。中国的经济崛起挑战美国的经济霸权,中国进入高科技领域挑战美国的高科技垄断,中国的重商主义挑战美国的贸易规则,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挑战美国的地缘政治,中国的发展模式挑战美国的意识形态和西方文明。

中美贸易摩擦从狭义到广义有四个层次:减少贸易逆差、实现公平贸易结构改革、霸权国家对新兴大国的战略遏制、冷战思维的意识形态对抗。通过双边努力可以减少贸易赤字。然而,如果美国单方面要求中国进行调整,而不彻底改变其自身的基本问题,如高消费、低储蓄模式、限制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美元的过度超级特权等,美国的贸易逆差就无法从根本上减少。这不过是美日贸易战后美国对外贸易逆差在未来从日本向中国、从中国向东南亚的类似转移。中国可以积极改革,实现公平贸易的结构性改革,这也是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然而,这些都难以满足美国遏制中国高科技升级和大国崛起的战略意图。

中美贸易摩擦与最好的解酒剂没有什么不同。我们必须认清中美在科技创新、高端制造业、金融服务、大学教育、军事实力等领域的巨大差距。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中国在减少投资限制、降低关税、保护产权和改革国有企业等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我们必须清楚地认识到,中美关系已经从双赢合作走向竞争合作,甚至战略遏制。我们必须坚定不移地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保持战略稳定。

与此同时,我们也应该清醒而深刻地认识到中国经济发展的巨大潜力和优势。新一轮改革开放将会带来巨大的红利。最佳投资机会在中国: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统一市场(近14亿人)和世界上最大的中等收入群体(4亿人);中国的城市化进程离发达国家还有20个百分点,潜力巨大。中国每年拥有近9亿劳动力资源、7亿多员工、1.7亿高等教育和职业教育高素质人才、800多万大学毕业生。人口红利转向人才红利。新一轮改革开放将开启新的周期,释放出巨大的活力。

在中美贸易摩擦的早期,主流媒体和市场出现了严重的误判。“中美关系既不好也不坏”和“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影响不大”是流行的观点。然而,在开始时,我们明确提出了一些不同于流行市场观点的判断,但不断被随后形势的演变所验证:“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日益严重的性质”,“这是在贸易保护主义旗帜下的遏制”,“中美贸易摩擦”。我们的最佳对策是以更大的决心、勇气和坚定不移的决心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在这方面,我们必须保持清醒、冷静和战略重点。”

美国真正的问题不是中国,而是中国本身,如何解决民粹主义、过度消费模式、贫富差距过大、特里芬困境等。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成功遏制日本崛起并保持其经济霸权的主要原因不是美日贸易战本身,而是里根的供应方改革和沃尔克在抑制通货膨胀方面的成功。

中国真正的问题不是美国,而是它自己,如何建立一个高水平的市场经济和开放的体系。贸易战本质上是一场改革战争。

在更深层次上,中国需要制定新的国家战略。中国在过去40年的快速经济增长得益于两个明确的建国战略:国内改革开放和在国外保持低调。当今中国正处于战略转型和战略困惑时期。要解决的关键问题是新的国家战略,即面对未来政治、经济和社会形势的演变趋势和世界领导地位的变化,确定一个对我有利的长期战略地位,类似于英国的大陆均势、美国的孤立主义和当时中国的低调。中国的内部建国战略非常明确,那就是继续深化改革开放。就外交关系而言,中国最重要的外交关系是中美关系。中美关系的实质是新兴大国和霸权国家之间的关系模式,即选择隐藏实力、孤立自己、相互竞争或相互合作。从过去几百年新兴大国崛起的历史来看,中国目前面临的贸易战、经济战、资源战和金融战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必须面对的。但是,今天的中美关系不同于过去的英、德、英、美、日、美、苏关系。它们既不是英、德、美、苏之间的全面竞争和对抗,也不是英美之间同源的合作和继承,而是竞争和合作。因此,在美国首先回归自身利益的霸权思想背景下,中国需要树立和弘扬一种对世界人民具有广泛吸引力的美好愿景和先进文明。在美国回归贸易保护主义的背景下,它将以更加开放的态度走向世界。在美国各方战争的背景下,我们将与东南亚、欧洲、日本、韩国和中亚全面深入地建立自由贸易体系,实现合作共赢。历史是有规律的,不断吸收外部文明成果并不断学习和进步的国家会变得越来越强大。不管一个国家有多强大,它必定会衰落。

从历史和国际经验来看,中美之间的这场大博弈只有四个最终结果。1)中国被遏制,美国保持世界霸权,如美日贸易战。2)中美脱钩,形成两个对立阵营,陷入“修昔底德陷阱”,如美苏对抗。3)中美将合作共同治理,形成以中美为核心的g2集团,如德国和法国,以促进欧洲一体化。4)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如历史上大多数霸权国家和新兴大国。只要中国保持战略高度集中,做好本职工作,坚定不移地推进新一轮改革开放,就没有什么能阻挡中国的伟大复兴。中国应尽最大努力避免中美关系的第一和第二个结果,尽最大努力争取中美共同治理和中国崛起的第三和第四个结果。美国永远不会把世界霸权的主导力量拱手让给中国,也不会接受中国的崛起和美国的衰落。因此,中美之间的这场大博弈仍将是长期和全面的。

十多年前,我们从事了“大国兴衰百年规律和中国崛起面临的挑战和未来”的相关研究。自美国大选以来,我们系统地研究并不断跟踪美国经济社会发展的背景、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兴起背后的经济社会基础、美国对中国态度和战略的变化、特朗普的新政理念和进展等。

只有深入研究大国兴衰的百年规律,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和民粹主义兴起的经济社会背景,中美关系的演变和趋势

上一篇:津鲤失效了,津琴科26场英超不败纪录被终结
下一篇:机器人R2-D2灵感!adidas Nite Jogger全

© Copyright 2018-2019 yipeebox.com 巍岭夏地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